千千小说 > 玄幻奇幻 > 恨天神皇 > 第144章 仙狐涎
    小土狗被徐子文穷最猛打汪汪直叫疼痛不断交换但却又未伤及肉身只不过皮毛受损

    “子文你太残忍了小狗的毛都被你给扒光了”

    黄宁、莫云、黄轩三人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忍不住的嬉笑徐子文一番

    “这死狗的皮太厚了奶奶的煮着一定不好吃”

    徐子文追赶了一会儿也累了他停了下來捂着屁~股非常的郁闷今天出门肯定沒有看天象不然怎么会遭狗咬

    小土狗被徐子文也算是打疼了它全身容貌都被符箓给轰沒了光秃秃的身子模样非常搞笑

    汪~汪~

    小土狗见徐子文停下它却不甘了大爷的追了我这么半天终于算是轮到我了

    小土狗不断大叫身上的泛出阵阵灵光它不断的暴走被那生骨花狂暴的药性撑得身体都要爆开了

    “死狗滚开”

    徐子文顿时一愣看着浑身灵光腾飞的小土狗立刻捂着屁~股大叫

    小土狗体内生骨花药性太强大了撑得它非常不舒服它拼命的吼叫如抓狂了一样追在徐子文的身后等到徐子文稍不留声狗嘴顿时咬伤

    “哇~哇~哇死狗你是这是和我杠上了”

    “好狗不和人斗呸~呸~呸是好人不和狗斗”

    徐子文气急败坏捂着屁~股逃窜仓皇而逃想要甩开小土狗的撕咬

    呜~汪~汪

    小土狗刚才被徐子文的符箓打得那么惨现在可不愿意松口了接着体内生骨花药性的狂暴不断的追赶徐子文狗叫声与衣布被撕破的声音不断

    整个场面顿时來个风水轮流转徐子文扯着嗓子嗷嗷直叫接连被狗咬

    “死狗松嘴疼死小爷我了”

    徐子文一巴掌朝着小土狗的脑袋扇去直流眼泪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咱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好吗

    小土狗整整追了徐子文一个多时辰莫云、黄宁、黄轩早就已经看不下去了他们全都回到自己屋内这画面太唯美我不敢观赏这画面太凶残我不敢直视

    一个多时辰过去小土狗体内的生骨花药性总算是缓和了一些它趴在地上吐着舌头被药性张得浑身通红

    徐子文此刻也如同死狗一般被咬得趴在地上身上衣服破烂不堪随处可见狗齿印他现在连想死的心都有了被狗咬不是悲剧连续被狗咬才是最大的悲剧

    “狗大爷我错了你不要再咬我了好不好”

    徐子文趴在地上狼狈无比他看着再次走过來的小土狗顿时跳了起來哀声的说道

    汪~汪~

    小土狗非常有个性它冲着徐子文大叫两声用那充满鄙夷的眼神看着徐子文那样子似乎是质问‘节操呢咱不能有骨气点’

    “死狗居然敢鄙视我今日且等小爷我休息片刻明日在于你大战三百回合”

    徐子文气得直咬牙无奈现在太过于狼狈双手捂着凉飕~飕的屁~股想要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他乍眼一看猛然间响起自己的房子已经被那黑鼎给毁去又响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险些气得眼睛发挥晕倒过去他恨恨的看了一眼土狗朝着黄宁的房子快速走了过去心里不断咒骂那条该死的死狗

    小土狗见徐子文离去似乎也觉得无趣他转过身走入那片灵土之中趴在那珍宝前吐着舌头流着口水沫子

    这哪里有半点至尊遗种的样子简直就是一直贪得无厌、猥~琐至极的小土狗

    ……

    “回來了”

    熊家村前不少的妇女、小孩、老人再次等候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呼喊村子里的人全都惊恐的张望着

    这些外出狩猎的族人身影出现在尽头的远处每个人的身上全都布满了血痕他们全都面色无比哀伤原本去时二十多人现在回來的已经不足一半

    为首者便是老村长他的面容显得比之前苍老了许多目光中充满了哀伤浑身布满伤痕

    他的右手牵着熊虎熊虎也是满身鲜血眼中挂满了泪痕一边走一遍抽蓄

    “大卫”

    忽然一个女人冲出了村子撕心裂肺的哭喊着他看着人群中被一张木床抬回的男子泪水止不住的滑落

    这名男子虚弱无比身上有这几处大床上甚至连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已经沒有了伤口处被碎布和草药包裹着

    “叫唤什么交换还沒死呢不就是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吗等老子肉身成灵大成不就能够再生出來”

    大卫虚弱的躺在木床上被两名男子抬着他看到自己的女人如此伤心于心不忍故作凶狠的诉喝一声

    “族长族长我家的凯呢”

    “还有我家的威琦呢”

    这时村子里的老人、孩子、女人再也忍受不住这种煎熬了他们全都冲出了村子围在族长等人的四周不断的询问

    面对村子里的质问这些勇士们全都垂下了高傲的脑袋泣不成声

    “凯叔他们全都死了”

    “连尸体我们都沒办法带回來”

    熊虎面对村子里的婶婶伯伯们还是他不忍的开口说道说出了这个事实

    “啊”

    顿时有数名心智脆弱的女人发出伤心欲绝的呼喊声直接双眼发黑晕倒在地

    “虎子虎子我父亲怎么还沒有回來啊你告诉我他是不是还在后面”

    一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激动的走到熊虎身旁拽着熊虎的胳膊急迫的问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沒有保护好他们”

    熊虎很有一副大人模样他哭喊着说道双眼通红泪水根本止不住

    之前那名最先冲出村子的女人听到这些后然后又看了看自己断掉了一条胳膊和一条腿的男人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却也感到一丝的庆幸起码他的男人还活着

    “好伤心好难受啊凯叔他们对我那么好”

    熊虎呜呜哭喊伤心无比

    “狗~日的如果不是我们回來的路上遇到了陈氏部落人他们也不会战死”

    “陈家我熊江峰与你们势不两立”

    老族长忽然间仰天长吼他恨得直咬牙

    他们一行人原本非常顺利的掏了开山魔甲的鸟窝收获无比巨大回來的路上一路嬉笑

    可世事难料陈家部落的人不知何时知道了这个消息埋伏在半路之中不但杀死了他们十多人而且还将他们获取的宝物掠夺了大半

    他们活着回來的人便是那些死者用生命为他们铺下的血路让他们能够安全回到熊家村

    “陈天剑这个小兔崽子下次别让老子撞上你不然一定要将你给生剥了”

    熊山恨得直咬牙一想到陈天剑的面孔就气不打一处出

    陈天剑是陈氏部落族长的儿子也是陈氏部落的天才年龄不足二十岁却心肠无比歹毒阴险无比这次伏击熊家村狩猎队伍的事情便是他一手谋划的

    “等咱们伤势治愈后一起去陈氏部落讨回个公道”

    熊江峰手中的骨棒大力的落下轰击在地面上气得如一头蛮牛一样大口喘着粗气

    “对我丈夫不能白死必要让陈氏部落给个公道”

    “血洗陈氏部落”

    那些女人和小孩全都愤怒无比气愤填膺他们嘶吼着呐喊着

    “我们与陈氏部落在这片大荒中进水不犯河水这次他们居然公然偷袭我们”

    “即使让我元气大伤我也要祭拜祭灵带着祭灵前往陈氏部落讨回一个公道來”

    老族长双手握拳满脸血痕他气得快要将肺都炸掉了

    这一天整个熊家村都沒有了欢笑沒有了往日的生气遭受了这一次致命的创伤让他们每一个人心中都对陈氏部落生气了无穷的仇恨与怒火

    不知过去了几日村子总算是恢复了些许生气这些生气大半都是村子里的小孩传出

    毕竟他们只是小孩伤心來的快去的也快如同往日一般玩耍、嬉笑

    这一日晨练结束后老族长带着熊虎回到屋内

    那间石屋之中悬浮在碧绿石床上的凌霄依旧双眼紧闭还未醒來

    经过这几日的治疗凌霄身上被天雷轰击的焦糊肌肤已经渐渐脱落露出新生的血肉老族长为他所炼制的那粘稠药剂疗效非常显著

    “这仙狐涎乃是疗伤瑰宝希望能够让你伤势有所转机”

    老族长走了进來将一瓶乳白色的汁液取出

    仙狐涎通体乳白色被撞在一个小陶瓷罐内弥漫着醉人的方向

    老族长运转元灵灵识展开仙狐涎从陶瓷罐中自行飘出化为一缕缕乳白色的气雾融入凌霄的体内

    顿时间凌霄通体微震每一个毛孔都在自行舒张就如大旱逢雨进行的吞吐吸收着仙狐涎的药性他肉身成灵血肉之中自有灵性每日都在自行吸收吞吐天地灵气

    不过几呼的时间整个石屋之中都弥漫着仙狐涎的白色灵物凌霄昏迷的身躯悬浮在碧绿色石床上空贪婪的吸收着仙狐涎每一寸血肉、毛孔就如同会呼吸一般不断舒张